◈ 第9章

第10章

【笑死,別人都是直接坐車來到節目現場,就南夜騎着送外賣的小電驢過來,這也太接地氣了吧。】

【這樣才真實啊,我們看綜藝,不就是為了看他們最真實的一面嗎。】

【這麼一對比的話,外賣小哥確實是裏面最黑的,而且是黑了好幾度的那種。】

【沒關係,明星看多了,我現在就想知道素人在這種節目裏面的表現會是什麼樣子的。】

節目組為了方便司徒嫣然能趕得上,所以特意安排跟《街頭合唱》在同一個城市。

而這個飛魚村離南夜的住的地方只有七八公里,當然是騎小電驢更方便。

除了司徒嫣然外,其他人看向南夜的眼神都有些迷糊,這人誰啊,以前從來沒有見過。

怎麼看都不像娛樂圈的人啊!

這時候,主持人走上前來:

「大家好,我是主持人常冬青,歡迎各位來到《平凡的生活》。」

說著說著,常冬青突然走到南夜的旁邊。

「這位可能大家不熟悉,換一種說法,最近很火的那首《月光》,大家一定聽過吧,沒錯,就是我旁邊的外賣小哥,南夜所創作的!」

有了主持人的提醒,眾人才紛紛有了點印象。

「好了,那今天我們的節目就正式開始啦!規則很簡單,那就是自己動手,豐衣足食。

你們需要幫村民幹活,得到他們的認可,並邀請你們共進午餐。

或者你們可以借釣具,用魚來換取食物也可以。

沒有固定的形式,一切都看你們的本事了!

再強調一下,節目組沒有安排午餐哦,如果你們失敗了,那中午就得餓肚子了。」

在場的明星全部慌了神:

李炯的表情直接耷拉下來,不愧是表情帝,秒出表情包。

「誒,怎麼改變規則了,上一季不是有指定的活干,來換取食物嗎,這次怎麼變了?」

蘇文馬上搭話:「就是啊,我們怎麼知道村民現在有什麼活需要我們幫忙做呢?」

主持人笑了笑:「這就得看你們平時的積累了!」

說完後,主持人直接離開,留下面面相覷的幾人。

直播間瞬間熱鬧了起來:

【這一季的規則有變動啊,不過這樣才有挑戰不是,上一季大家都是悶頭幹事情,偶爾插科打諢,然後說一下幹活有多累,說實在,看幾期之後就膩了。】

【沒錯,我也覺得這樣挺好,平凡的生活沒有那麼簡單的,油鹽醬醋茶都是挑戰。】

【這時候就能看清楚了,拋開明星的身份,他們還能幹些什麼。】

既然規則如此,那大家只能趕緊動起來,儘快找到活干,儘快結束。

而南夜卻在原地一動不動,他腦海中響起小蘿莉的聲音:

【宿主在規定時間內,成功參加綜藝,可以任意選取一個技能哦,是否選取?】

「先看看有什麼技能選項。」

【技能欄有:

釣魚精通,400萬情緒值。

屠宰精通,420萬情緒值。

插花精通,400萬情緒值。

廚藝精通,500萬情緒值。

種菜精通,500萬情緒值。

電工精通,400萬情緒值。

按摩精通,400萬情緒值。

……】

反正360行,樣樣都有,看得南夜選擇困難症都出來了。

「算了,先存着吧,看看等下節目有沒有用得上,需要的時候再選取。」

看了一下節目組給自己安排的直播間,只有五十幾萬人,並且還越來越少。

其他明星,至少也有百萬級別,看來差距不是一般的大。

「哈嘍,大家好,我是南夜,大家都已經行動了,看來我也得動起來。」

「這個村子叫飛魚村,有人了解過這個村子嗎?」

【沒有,我還是第一次聽說過。】

【難不成小哥還知道這些不成。】

【你傻啊,這就在外賣小哥的城市拍的,他當然知道了。】

南夜哈哈一笑:「這位楊老闆說得沒錯,我確實也是煙城的人,這個村子離我住的地方,沒有很遠,而且以前就來過這裡,多少有些了解。

大家都知道,有些魚的魚卵,必須在淡水區域中才能孵化、存活。所以這些魚在產卵的春秋兩季,會從大海洄遊到它們的出生地。

而其中有一種魚洄遊的時候,剛好經過這個村子的河流。

當它們碰到一些石頭,或者落差比較大的河段時,就會用跳躍的形式,衝過那些坎。

所以每到這些季節的時候,就會有很多人過來觀看這一個罕見的現象。

飛魚村,也是因為這個命名的。」

【哇,原來村子的名字是這麼來的,好有意思。】

【你這麼一說,搞得我都想去看了。】

【我懷疑我走錯節目了,怎麼突然間變成了科普節目了,哈哈哈哈哈!】

【所以小哥是打算釣魚嗎?】

南夜邊走邊回答:「沒錯,既然有魚兒洄遊,說明這條河裡的魚不再少數,當然得去碰碰運氣,所以我現在要去借魚竿。」

話音剛落,就傳來了李炯的聲音:「那個,南……南夜是吧,不用去借魚竿了,村子裏僅有的四支,已經被我借過來了。」

李炯和蘇文一人手裡各兩支魚竿,非常迅速。

待他們走後,南夜自嘲一聲:「手速太慢也是一種錯,看來只能選別的了。」

走着走着,南夜突然看到很多村民圍在一起。

就連司徒嫣然,高琦蘭,林見鹿等人也在那看熱鬧。

這是在幹嘛?

一個中年男人摸着自己的光頭,嘴裏罵罵咧咧的:「他奶奶的,老子好不容易把這頭牛給搞死了,結果這臭老王跑哪去了。」

老王原名王魁,是這個村子的屠夫,既殺豬也殺牛,祖祖輩輩傳承了下來,在村子裏也算有些門面。

而這個光頭叫做趙勇,養了不少牛,前兩天就準備宰一頭,結果因為有節目組要來,所以拖到了今天。

旁邊的人應道:「老王的媳婦突然暈倒了,連忙送她去醫院,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來。」

趙勇走來走去,非常急躁:「他奶奶的,這還搞毛啊,去了醫院哪有那麼快回來。我這牛可咋辦,我自己切得切到猴年馬月。

這個老王,唉……」

對於新手而言,一頭牛至少需要一整天的時間,而且還會把一頭牛弄得稀爛。

南夜算是大概明白了怎麼一回事,走上前來。

「可以讓我試試嗎?」